A A A

2019.10.13-15    中國·上海·國家會展中心

關閉
<返回
距離開展67
掃碼關注CIAPE

行業新聞

展位申請 觀衆預登記

李萬裡:新的改革開放中汽車行業要有新擔當

行業新聞 2018年07月03日

當前,我國汽車行業正在經曆新的變革,面臨大時代、大目标、大安全、大協同、大品牌、大國際等一系列新的國内國際發展機遇和挑戰,新時代、新形勢下汽車産業也要有新的發展認知,才能更好發展。在6月27日舉行的2018中國汽車技術發展(昆明)國際論壇上,工信部産業政策司原副巡視員李萬裡表示,新形式下,我們建設汽車強國,要具備六項基本能力;在新的改革開放序幕中,汽車行業要有新擔當。


李萬裡強調,新時代、新發展形式下的新認識,首先要充分做好迎接大時代的準備。“前所未有的複雜系統、面目全新的生活方式、颠倒乾坤的邏輯思維……這些新變化,将給汽車行業帶來巨大影響。”李萬裡稱,大時代的種種變化,尤其是人工智能、物聯網和區塊鍊的出現,促使海量、零散、個性化的需求,比傳統主流商品還主流的市場,再平衡産生新的不确定性,分布式、扁平化會産生去中心化的運行新模式,加劇疊代升級,會出現由原來的線性變化為主,改為非線性為主。原來的思維不斷被異化,“羊毛出在豬身上,羊來買單”。“面對這些,汽車行業一定要做好充分的準備。”李萬裡說。

在李萬裡看來,實現汽車強國大目标需要6個邊界條件、完成8大指标,其中關鍵技術取得重大突破、全産業鍊實現安全可控、中國汽車品牌全面發展等是關鍵。“大協同在體制機制層面的改革更為迫切。”李萬裡表示,新形勢下我們需要完成大品牌建設和大國際布局,“宜早不宜遲、宜快不宜慢”。

李萬裡認為,當前,我們要實現汽車強國的目标需要具備六項基本能力:

一、集成式創造能力。在新時期、新業态和新模式層出不窮的時代,創新區域體系的分工更加複雜,各學科各産業前瞻性的科技發明,關鍵技術驗證,共性制造基礎和能工巧匠不斷湧現,各産業之間相互借鑒、滲透嫁接、跨界、交叉、融合成為常态,汽車産業已經定型為“一般性的制造業”,汽車産業要通過兼容并蓄,提高集成制造能力,而這應該成為主要的途徑。

二、産業化規模化能力。産業化和規範化的形成能力是中國最大的比較優勢,當潛在的市場變成具有支付能力的現實市場之時,創造國際經貿體系能力也就形成了。

三、産業鍊的延伸能力。中長期規劃提出“汽車+”的新概念,以汽車産業為基礎,運用智能技術的提升、市場的定位、序列産品的定義,品牌建設以及疊代能力的方面,要促進産業向高端延伸。什麼叫創造價值?就是把握市場和關鍵技術

四、商業模式的創新能力。中長期規劃充分肯定共享個性化服務等新模式,通過“互聯網+”的思維,運用大數據、雲計算和共享衆籌、用戶體驗等新服務,低成本、多樣化的制造形式來達成服務、提高傳統價值的功能效益,服務和制造是傳遞價值的核心所在,放大了價值的增值效益。

五、資源配置的“賦能”力。“賦能”是一個新詞,社會經濟進入智能網聯時代,汽車産業本身的邊界逐漸模糊,但企業經營必須有邊界,這就形成一個新的主要矛盾,産業邊界逐漸模糊和企業經營主業更加趨于專業技術領域,技術領域更為聚焦,這是一個主要的方向。不是擁有多少資源,而是支配資源的能力成為表現形式。賦能力是一種新的能力、是促進轉變經濟發展的重要抓手。有的專家認為賦能力可能颠覆原有的生産關系,有可能促進生産力産生非線性增長的一個神奇功效。未來汽車産業的發展,不僅在于創造價值和傳遞價值之間,重要的是兩者之間的相互賦能、融合程度。“汽車+”與“互聯網+”的進一步融合,會得到進一步的創新。

六、産業生态的改善能力。中長期發展規劃首次提出産業要開放、包容、競合發展,競合博弈的内容十分廣泛,它包括國内外、産業之間、國際之間的競合博弈。在全面開放一般制造業的大環境下,全球汽車産業生态正在重塑價值鍊、供應鍊、創新鍊、資源鍊,都會發生深刻的變化。競合博弈是主基調,“合而不同,鬥而不挫”,進而相輔相成,應該是競合博弈的最佳境界。

當前,更加具有實施樣闆的改革開放序幕已經拉開,中國汽車産業作為中國國家新時代戰略的“馬前卒”,應該有這樣的擔當:在國門開放的環境下,融入全球範圍内新一輪技術改革和産業變革的浪潮;在确保産業鍊安全可控的過程中,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,完善建設現代化強國的曆史使命。在新的汽車産業投資管理政策即将發布,等一系列國家重大戰略的時刻,中國汽車産業要調整心态,抓住機遇,小訴求服從大訴求,全身心投入、砥砺前行,踐行中長期發展規劃的各項戰略目标,實現大目标。

http://m.juhua884864.cn|http://wap.juhua884864.cn|http://www.juhua884864.cn||http://juhua884864.cn